收起

温馨提示

只有认证用户才能操作

为了享受完美体验,赶快去认证吧

认证

矿工茶馆 游戏技巧 资源下载 问答反馈 服务器&软件 服务器发布 直播专区 PE(手机)专区 小说专栏 公告与反馈 神奇宝贝 工业神秘 游戏攻略

小说专栏 > 话题详情
标记
小说
1242
49
举报
2018-10-16
21:58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月铭传I:绝天》_麦块我的世界论坛


【暂时停更】:


每天更新一章(绝不拖欠)【这个是固定的,不会变】


另外,每5个钻石打赏加更一章(没有上限,你敢打赏我敢更,打赏多少我更多少文)


每一千浏览量加更一章(没有上限)


推荐,加精加更三章(可叠加)


写的不怎么样,还望大家多多体谅,谢谢大家的支持。



小说招收人物地址:http://www.mckuai.com/thread-2049121.html


麦故事地址:http://www.mckuai.com/xiaoshuo/17903


小说作者:青竹_  淘小白


小说发布:青竹_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打赏

打赏人数3钻石+5理由

淘小白 淘小白 +3 麦块有你更精彩

Czzhcym Czzhcym +1 麦块有你多姿多彩

哇咔咔,皮皮虾 哇咔咔,皮皮虾 +1 麦块有你更精彩

只看楼主
打赏楼主
阔绰的打赏了钻石  1  颗
  • 1
  • 2
  • 3
  • 4
  • 5
麦块有你更精彩 66666666666 交个朋友吧 土豪,不解释 愿HIM与你同在
确定
评论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第一章:历史和过往(上)


  这是一颗湛蓝色的充满生机的星球,这个星球上的生物称它为“月铭星”又成为“月铭之地”,这颗星球上,有着大片汪洋和陆地。


  其中位于月铭星赤道以北有一片辽阔的大陆,人们称之为“御灵大陆”,这块大陆上南方有一个国家,名曰“大漠帝国”,它是一片建立在御灵大陆南部的一片广阔的荒漠中。


  我们的故事却不是讲如今的大漠帝国,而是千年前的“大漠帝国”。


  那时,人们还以部落的形式存在,部落的生存还是以打猎为主,御灵大陆的部落主要分布在靠近中心区域的中原流域和东方流域,这两个地方是部落最多,也是生存条件最好的地方。


  中原流域有一个名为“神裔”的部落,寓意他们是神的后代,他们以凶猛和好战而闻名于中原流域,但他们也不会去攻击附近的其他部落,因为当时的医疗环境很差,人口又少,如果强壮的男性在战斗中死光了,整个部落都会面临灭顶之灾,所以就算是凶猛好战的神裔部落,也不敢去攻击其他部落。


  但是,神裔部落出现了一名自称“万统神”的神明,他将自己比喻为万物的统治者并担任了神裔部落族长之位,下令神裔部落向周围的部落发起进攻,数百年的和平就此打破。


  相传,万统神轻挥大手便可使万星陨落,山巅崩塌,江河倒流,在万统神和神裔部落如同摧枯拉朽的猛烈进攻下,没有一个部落可以抵挡住他们的步伐,最终,中原流域所有的部落都被神裔部落所吞并。


  可万统神还是不满足于中原流域,他命令神裔部落中仅剩的年轻力状的战士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去征战,势必实现自己统治天下的伟大意愿,可他的臣民,神裔部落的人民们开始反对万统神的决定,那些人民虽然勇猛好战,但他们不想失去生命,更不想让自己的部落在战争中消亡。


  万统神对于那些反对自己的人采取了全部就地处死的政策,在他自己的眼里,他就是世界的中心,没有人可以反对他,哪怕是自己的臣民,自己的信奉者。


  万统神血腥的镇压起到了效果,整个神裔部落没有人胆敢再去反对万统神,他们开始无端进攻御灵大陆上所有的部落。


  而万统神,则是在神裔部落中畅饮美酒,日夜寻欢作乐,他甚至开始无辜杀害那些普通人,并称人的惨叫是世间一种别样的音乐。


  随着神裔部落的征战,越来越多的部落被神裔部落占领,吞并和消灭,消息也传到了位于御灵大陆东海之滨的东方流域。


  东方流域有着许多强大的部落,他们互相结为盟友,平日共同外出打猎,畜牧种田,在遭遇外敌入侵时同仇敌忾将任何来犯的敌人杀死在东方流域。


  这一天,东方流域中最强大,人口最多的一个部落:血月部落,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他/她穿着当时人们从未见过的黑色服饰,用一口流利的东流话与血月部落的人们交谈着,从他/她的声音中,人们听不出他/她的性别,但知道他/她是为了中原万统神的事情来的。


  在血月部落当地好心人的带领下,那位神秘的客人来到了族长居住的地方。


 “来自远方的客人,您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血月部落的族长看着这位客人友好的问道:“我想不会是为了逃避中原的战火吧?”


 “当然不是。”那位神秘的客人用冰冷的,完全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回答道:“我是一个商人,想要与贵部落完成一项交易。”


 “哦?是什么交易值得您跑如此远的路?”血月部落的族长被勾起了好奇心,血月部落也有其他地方的商人来过,但却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个人一样的神秘。


 “在下神裔部落人士,陈七爷。”陈七爷独自坐在了木墩上。


 “哦,在下血冥。”血冥回礼道:“您还未....”


 “我此次前来是想让阁下替我办一件事情。”陈七爷打断了血冥的话,用他/她那不带有任何情感的声音问道:“如若阁下完成,我定保证血月部落未来千载衣食无忧再无天灾。”


 “何事?”血冥皱起眉头,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话的确很诱人,千载的衣食无忧,就这一点的诱惑力就足够吸引血冥了。


 “刺杀中原流域万统神!”陈七爷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


 “什么?!”血冥向后退了几步,惊恐道:“阁下莫不是在说笑?”万统神可是一个神啊,血月部落虽说人多势众,但也不敢触及神明层次。


 “若事成,我再传于血月部落冶炼,农耕,畜牧,纺织之术。”陈七爷继续抬高他/她的价码。


 “可对方是万统神,一个神明。”血冥有些害怕道:“我听去过中原流域的人说,万统神可以只手撕碎一座大山,还能阻断江河流动,我若应你,岂不是自寻死路?”


 “我可赐予贵部落一件宝物。”陈七爷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木盒后,顿了顿说道:“此物名为“诛神””


 “这宝物有何用?”血冥看着陈七爷手中的木盒问道。


 “此物为神界锻造之神所铸,用于惩戒犯其天道之神。”说罢,陈七爷便将木盒打开,刹那间,整个木屋被红色的光芒染透,一股冲天的杀气迸发开来,待红光散尽,一把血冥从未见过的东西静静的躺在木盒中。


 “此物当真能诛神?”血冥有些狐疑,他可不太相信一把木棍上绑着一张小弓的东西可以杀死万统神。

1楼
2018-10-16 21:59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当真。”陈七爷站起身道:“诛神弩箭仅3发,射完便不再具有它弑神的能力,你的机会,也只有三次。”


 “好,我答应你。”血冥一把握住陈七爷手中的诛神道:“但我还有个条件。”


 “说。”陈七爷背过身说道。


 “若事成之后,诛神必须留在血月部落,你不得讨回。”血冥眼中闪过一丝炙热,如果这个东西真的能诛神,留在血月部落那可就是用来抵御外敌的最强大的武器了。


 “我答应你。”陈七爷迈开步伐准备离开,但到门口后,陈七爷停下脚步,冷声道:“若此事不成,血月部落将不复存在。”说罢,陈七爷又将诛神的使用方法教于血冥,之后便快步离开了血月部落。


  血冥抚摸着诛神,他似乎有一种感觉,感觉这把诛神在轻微的嗡鸣,似乎是已经等不及要杀死万统神了。

 

  之后数日,血冥说服了结盟的部落,并允诺刺杀成功后将所有部落合并由各个部落的族长共同商讨日后的决策。


  辗转数月,血冥带领数千人从东方流域出发,前去进攻神裔部落,沿途被神裔部落吞并的小部落听闻此事后也加入了讨伐万统神的队伍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入血冥队伍讨伐万统神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已经达到了数万人,甚至就连原本是神裔部落的人也加入了这长长的队列当中。


【衔接第1章】

【更文时间:2018.10.16】

2楼
2018-10-16 21:59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第二章:历史和过往(下)



  最终,神裔部落在一个浓雾弥漫的凌晨遭到了血冥带领的反抗者的突然袭击。


  双方开始了厮杀,由于血冥带领的反抗者人数众多,又是突然袭击,神裔部落开始逐渐处于下风,而万统神则还在神裔部落最中间的“族长大殿”中喝着美酒,和那些漂亮的美女谈情说爱,在他看来,这些人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他的部落会去解决的,根本不需要自己这位至高无上的神出手。


 “不好了...”一名神裔部落的士兵突然闯进了族长大殿中,他的身体已经被数支长矛刺穿,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道:“那些反抗者,已经...已经打到...”话音未落,这名可怜的士兵便被万统神释放出的恐怖的气息震死了。


 “一群废物!”万统神轻挥大手,族长大殿中除了万统神外所有的人全部捂着自己的心口痛苦的死去了,万统神看着那些不断挣扎的人们放肆大笑:“我可是神!又岂是你们这些蝼蚁所能推翻的!”说完,万统神的身形便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战场中央的高空之上。


  万统神的出现让交战的双方都停下了和对方搏杀。


  万统神环视战场一周后,愤怒的说道:“你们这些背叛者!”是的,万统神看到了有些神裔部落的人,居然胆敢举起武器反抗他,他怒不可遏的吼道:“给我化成灰飞!”


  随着万统神的怒吼,天空中开始开始响起轰鸣声,过了不到数秒后,一道紫色的光芒将整个天空照亮,如同白昼,随后便是一道可怕的轰鸣声在万统神脚下的战场上响起,数百人在这道可怕的雷击中被炸成了碎肉和灰烬,他们开始逃窜,开始恐慌,就连神裔部落的人也是如此。


  万统神看着四处逃窜的人们,开始狞笑:“我是世界的主人!我是唯一的统治者!所有试图反抗我的人,都得死!”说罢,万统神大手一挥,无数道如同巨蟒般的紫色雷电轰击在了大地上,无数人被可怕的雷电轰成了灰烬,幸存的人也都开始跪在地上试图祈求万统神可以放过他们。


  看着那些跪下的人,万统神满意地点了点头,正当他以为此次叛乱已经平定时,一道破风声从远处的山头传来,万统神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般被狠狠的砸进了远处的大山之中,过了数秒,远处的大山轰然倒塌,看着化为一堆碎石的大山,所有人欣喜若狂,开始欢呼起来,就连血冥,也是满脸激动和兴奋的站起身将周围的人抱起来欢呼着。


  但欢呼声被响彻天地的怒吼淹没了,一道身影从远处已经倒塌的大山废墟中冲了出来,他的肩膀已经被轰成了一堆碎肉,身体上到处是金色的血液,所有人脸上的惊喜之色开始转变成了恐慌,是的,万统神没有死!


  万统神愤怒一拳砸在了大地上,大地开始震颤,一道道宽如江河的口子开始蔓延,周围的群山轰然崩塌,树木和建筑全部被震成碎屑,那些试图逃走的人们也都在这次可怕的余波中被强大的冲击力撕成了碎片。


  万统神一跃而起,重回天空的万统神愤怒朝着血冥所在的山头一抓,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张百米大手将血冥所在的整座大山夷为平地,血冥由于已经逃出了大山逃脱了被拍成碎肉的命运,但他却被那张大手抓住了。


  万统神见自己抓到了偷袭自己的人,咬牙切齿的将血冥拉到了自己身前。


 “你这只蝼蚁!”万统神仅仅是轻轻握紧自己的手,血冥全身的骨头便被压断了。


 “你...你...”血冥咳出一口鲜血,无力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万统神。


 “把你偷袭我时使用的东西交出来!”万统神凶狠的说道,如果不是刚刚他反应迅速,那么变成碎肉的可就不是他的肩膀了,而是他的脑袋,他不相信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这些,所以他一定是借用了某些东西。


 “哼...去..去死吧...”血冥突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肩头一甩将手中的诛神甩到了万统神的脸上,万统神见状欲要抢夺,可血冥缺用尽了自己的力量扣下了弩机。


  一道轻微的嗡鸣声响起,万统神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被自己捏死的血冥,随后,一声可怕的轰鸣声响起,强大的爆炸摧毁了整个神裔部落,当然,也将万统神撕成了碎片。


  事后,幸存下来的反抗者们找回了诛神,并回到了东方流域,而血冥的儿子也成功当上了血月部落的族长。


  陈七爷也兑现了他/她的承诺,将冶炼,畜牧,农耕和纺织之术悉数传授给了血月部落,在数千年后,血月部落变成了御灵大陆最为强大的东皇帝国。


  而神裔部落,幸存下来十几人,他们为了逃避血月部落的追杀,在神裔部落族长的儿子(林氏)和部落第一勇士(帝氏)带领下一路南逃到了荒凉的沙漠中,建立起了一个崭新的部落,名为大漠。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漠部落征服了南漠所有的部落并逐渐强大起来。


  最终,它成为了我们所熟知的大漠帝国!


  而林氏的后代永世为君,帝氏的后代永世为将,林家世代以君主自居并管理大漠帝国大小事务,而帝家则世世代代守护着大漠帝国,因此也多了一个称呼:“守望者”。


  

  老者放下了手中的折扇,端起一旁的茶杯,轻酌了一口淡茶笑道:“好了,今天的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

3楼
2018-10-16 22:00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啊?老爷爷,我们还没有听够呢!”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就是呀,老爷爷,您再讲讲吧,就讲讲守望者大人的故事,我特别喜欢听。”一旁的一个小胖子附和道。


 “哈哈哈,行,改天再讲,今天天色不早了,孩子们,再不回家吃饭,你们的妈妈又要打你们的屁股咯!”


  赶走了这帮熊孩子后,老人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地摊起身准备离开。


 “前方人等,速速避让!”远处传来战马奔腾的声音和一道粗犷的吼声。


  街道周围正在收摊的小贩和行人们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讲故事的老人提着茶壶一个回头便看到了数十匹战马朝自己飞奔而来,吓得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吁~”战马在讲故事的老人面前停了下来。


  老人睁开紧闭着的眼睛看去,只见数十名身穿战甲的壮汉正看着自己,为首的,是一个虎头人身,身穿黑色晶石制成的铠甲,腰间别着一柄长刀,背后背着一张长弓的人,此时的那人正朝他伸手,似乎是要扶他起来。


【衔接第2章】

【更文时间:2018.10.16】

4楼
2018-10-16 22:00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第三章:帝姓之人


 “老人家,您没事吧?”骑在马背上的那虎头人身的汉子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刚刚是我的手下太鲁莽了,没有惊扰到您吧?”


 “不不不...守望者....守望者大人,老朽并无大碍。”老人赶忙握住那汉子的大手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回道。


 “那就好,老人家,告辞。”那汉子说罢便带领着数十米身披铠甲的壮汉驰马离开了。


 “那是谁啊?梦老?”一旁一个正在收摊的小贩好奇的问道,他从没有见过如此模样的人。


 “大漠帝国此届的守望者大人,帝寻天。”梦老激动道:“我居然此生有幸遇到了守望者大人,还和他握手了。”老人激动地语无伦次。


 “啊?!”那名小贩吃惊道:“守望者?!”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刚刚那人竟然是大漠帝国最强大的存在。


 “我早听闻守望者家族个个虎头人身威风八面,今日一见果然没有错。”街道旁的妇女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爷爷,刚才那人真的是守望者吗?”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到梦老身旁激动道:“他可是我们小伙伴的偶像!”


 “梦蝶?你这丫头,不是让你待在家里吗?怎么跑这儿来了?”梦老开怀大笑道:“当然是真的!那人呐,就是默默守护了大漠帝国数千年的守望者中的一员。”


 “哇哦,好想和他说句话啊。”梦蝶月牙般的眸子里闪烁着小星星。



  帝寻天一行人驾马已经来到了漠都(大漠帝国皇城)境内。


 “守望者大人!数日前砾沙城内的那名老人您认识吗?”帝寻天身旁一名胖胖地汉子问道。


 “怎么?你们难道不认识吗?”帝寻天张开虎口大笑一声:“本将军可是听着那老人讲的故事长大的。”


 “原来守望者大人也听过那人讲的故事。”帝寻天身后一名身材高瘦的男子说道:“我记得那老人可是一直在大漠帝国境内各个地方讲着以前的故事呢。”


 “守望者大人!”帝寻天身旁那名胖胖的汉子扯着嗓子问道:“三年前新上任的皇帝把您调遣到南漠,说是平定南漠叛军,可实则架空您手中的兵权,如今召您回都,万不可大意。”


 “哈哈哈,陆山,你小子,管好自己就行了!”帝寻天挥动手中的马鞭仰天大笑:“此番回都,我终于可以和紫云见面了。”


 “看样子守望者大人心切回都原来是挂念紫夫人。”陆山等人也快马加鞭追上帝寻天。


 “那又如何?!”帝寻天看着周围打趣的众将领吼道:“这次回都你们可要精神点!莫要让皇宫里的那些大臣看不起我们!”


 “是!末将领命!”说罢,众将领又是一阵大笑。


  对于帝寻天来说,能上前线打仗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而且又可以回家探望自己的妻子,想到这些,之前在南漠呆了三年的怨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大漠帝国,漠都,是大漠帝国立国的一座繁华的都市,它坐落于御灵大陆南部沙漠的绿洲中,是当年中原神裔部落溃败后南下建立南漠部落的大本营,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变成了如今繁华的漠都。


  漠都南城门门口,数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和朝野文武百官早已在此等候,甚至就连大漠帝国的君主,林羽也亲自来到了此地迎接帝寻天回都。


 “禀陛下,帝寻天将军已到漠都境内。”一名宦官跪在地上对着轿子中的林羽说道。


 “朕知道了。”林羽撩开轿子的窗帘淡然道:“此番帝叔叔剿灭南漠叛党有立天之功,尔等万不可怠慢。”


 “是,陛下。”宦官连忙应答。


 “行了,下去吧。”林羽放下帘子说道。


 “微臣告退。”宦官起身鞠躬后不紧不慢地离开了林羽的轿子。


 “帝寻天,哼,要不是看在北境面临大敌的情况下,朕又怎会舍得把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兵权交还于你呢?”林羽眯着眼睛,有些不甘心地自言自语道。


  林羽是一个刚刚上任三年左右的新皇帝,他没有遵守祖上立下的规矩,将帝寻天和他的亲信以镇压南漠叛乱为由调到了南漠的戈壁滩中,而他自己则拿过帝寻天手中的兵权和调动帝家军的虎将令,目的自然是削弱帝家在大漠帝国的实力。


  根据大漠帝国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规矩,林家世代为王(不论男女)治理和统治大漠帝国,而帝家世代为将,守护林家的政权,帝家是有权利调动大漠帝国境内除林家近卫外的所有军队。


  这一点让这位新上任的皇帝感到不安,在自己的心腹教唆下,他才出此下策,将帝家手中的兵权和军队全部夺了过来,可帝寻天被调到南漠后,北境战事愈发频繁,中原的十二个小国家竟组成了联盟准备征讨大漠帝国,为的自然是大漠帝国境内的矿脉。


  林羽也试着让人取代帝寻天的位置,带兵抵御中原十二国的进攻,可打着打着林羽发现,他自己麾下的将军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抵挡,无奈下才将南漠的帝寻天调回来,由他带领军队死守北境的黑晶山脉。



 

 “守望者大人!”陆山指着远处的漠都南城城门说道:“那不是皇上吗?”


 “看来林羽这小子在北境的事儿兜不住了,想让我不计前嫌去帮他抵御北境的压力。”帝寻天这些年可没有闲着,就南漠那些所谓的“叛党”在帝寻天去了几个月后就全部清剿完了,之后他派人密切注意着北境的战事,北境发生了什么,远在南漠的帝寻天自然是一清二楚。

5楼
2018-10-16 22:01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皇上!帝寻天将军来了!”听见轿子外的惊呼声林羽知道,该他出场了。


 “末将帝寻天叩见皇上!”帝寻天和他身后的将领纷纷下马单膝下跪在南城城门口的轿子前。


 “哈哈哈,叔叔可算是回都了,真是想死朕了!”林羽收起了一脸的不甘,满脸笑容地从轿子走出来迎接帝寻天等人。


 “末将不才,清剿南漠叛党竟用数年之久,还望皇上治罪。”帝寻天抱拳道。


 “诶,哪里话。”林羽快步上前搀扶起帝寻天激动道:“叔叔此番前去南漠平叛,立下了大功,又怎能被治罪呢?该嘉奖才是。”


 “蒙皇上厚恩,末将真是受宠若惊。”帝寻天看着眼前自己的侄儿心里虽然很不满,但嘴上依旧说着客套话。


 “诸位将领平身。”林羽朝着帝寻天身后的将领们道:“真是辛苦各位将军了。”


 “谢皇上恩典。”众将领异口齐声道。


 “好好好。”林羽转过身对着帝寻天道:“叔叔回都路途遥远,想必已是人疲马倦,朕在宫中设宴,为叔叔和各位将军接风洗尘。”


 “谢皇上。”帝寻天抱了抱拳道:“皇上,请。”说完,帝寻天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好,来人,起驾回宫。”林羽说罢便翻身上了一匹高头大马,并未乘坐来时的轿子。


  帝寻天和众将领见此也都翻身上马,不紧不慢的跟在林羽的身后,那些近卫兵和奴仆也都动身前往林羽前面开路。


【衔接第3章】

【更文时间:2018.10.16】

6楼
2018-10-16 22:02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第四章:利与恒(上)


  帝寻天和林羽骑马由漠都南城城门进城。


  穿过近十米的城洞后,便是直通皇宫的宽大街道,街道两旁立满了人群,他们看见帝寻天都开始欢呼起来,在他们这些百姓眼中,大漠帝国帝姓之人便是英雄!


 “帝叔叔,看我们国家的人民是多爱戴您呐。”林羽回过头淡笑道:“天下纷争数千载,未见铁蹄越黑山,一人一刀战千骑,虎头人身帝姓家,如今看来,此话当真无误。”


 “皇上见笑了,我只不过是一介武夫,带兵打仗,保卫国家是我应当做的。”帝寻天拱了拱手道。


 “帝叔叔莫要谦虚,您可是大漠帝国的战神呐。”林羽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便不再说话了。


  帝寻天知道,他这是在害怕自己,毕竟他手里的虎将令可是能号令三军的,他怕自己窥视他的皇位,可林羽错了,帝家数千年来没有过一次背叛帝国的行为,更没有谋反过。


 “皇上此次召我等众将回都,莫不是北境有战事?”帝寻天直言问道。


 “帝叔叔,您的消息很灵通嘛。”林羽冷笑一声,心想这帝寻天果然对自己夺帝家兵权的事情心怀不满。


  帝寻天硬着头皮道:“末将不过是关心北境战事罢了。”


 “好了,帝叔叔,今日我们不谈这些。”林羽淡然道:“帝叔叔风雨兼程刚刚回都,莫要多虑,待酒足饭饱后再商讨此事也不迟。”


 “是。”帝寻天吃了个哑巴亏,自然得打碎牙往肚里咽,不过帝寻天很好奇林羽这些年是怎么力抗中原十二国的进攻的,在帝寻天的印象里,林羽可不会带兵打仗。


 

  皇城很快便到了。


  帝寻天下马跟随着林羽进入皇宫,看着周围的一切,还是老样子,和他三年前离开时一模一样,帝寻天不禁心生感慨,三年的时间过的如此之快。


  进了大殿,帝寻天和众将领悉数入席,和他们一起的,还有满朝的大臣。


  林羽坐在由纯金所铸的雀椅(大漠帝国的权利的象征是一种大型的红色神鸟,被大漠帝国人称之为朱雀)之上。


 “诸位将军们,首先朕在这里祝贺你们这三年的平叛之功。”说罢,林羽端起琉璃酒杯将杯中琼浆饮尽继续道:“如今北境战事频繁,有帝叔叔和诸位能征善战的将军们,定可御敌于黑晶要塞之外。”


 “谢陛下夸奖。”座下的诸位将领也都端起酒杯回敬林羽。


 “来人,奏乐,起舞。”林羽拍了拍手,数秒后,数名穿着彩云绸的舞女便入殿伴随着阵阵乐声翩翩起舞。


  帝寻天看着似同天仙下凡般的舞女心中一阵感触,他可不想回去太晚,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妻子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他可得珍惜这宝贵的时间。


 “帝将军,我敬您一杯。”对桌的一名身材高瘦,留着山羊胡子的大臣举起酒杯对着帝寻天道。


  虽说被他打断了自己的思考,但帝寻天扔礼貌的回礼并饮尽了自己杯中的美酒,事实上帝寻天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应该是自己前去南漠平叛这三年里新任的大臣。


  林羽见状赶忙道:“帝叔叔,这位是朱月清,税部主管(大漠帝国管收税的大臣),在一年前由朕亲自提拔上位,帝叔叔,他可是朱家的直系。”


 “哦?朱家的人?”帝寻天轻摇手中的琉璃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在他印象中朱家,帝家,林家和舞家是大漠四大家族,帝家和林家不用说,这舞家是朱雀血脉嫡传,朱家是一个世代经商的家族。


 “老朽不才,年过半百才由陛下亲手提拔上任,若不是陛下看重老朽,老朽实不能胜任此位啊。”朱月清对着帝寻天道。


 “诶,朱爱卿莫要谦逊。”林羽笑了笑道:“大漠帝国谁人不知朱家世代经商,麾下又有南洋舰队,可谓是富可敌国啊。”


 “陛下莫要折煞老朽,朱家虽世代经商,可却不懂治世之道,和陛下您比起又何足挂齿呢?”朱月清脸上堆满了笑容。


 “诶,帝叔叔,你怎么不说话了?”林羽看着盯着翩翩起舞的舞女们的帝寻天笑道:“莫不是帝叔叔在南漠戈壁许久未见婶婶心中思切?”


 “皇上真是神机妙算,末将心中所想又怎能瞒得了您呢?”帝寻天嘴角抽搐了一下赶忙道。


 “帝叔叔莫要担心,婶婶这些年可是时时刻刻的挂念你啊,时不时便派人来皇宫询问你的近况,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林羽端起手中的琉璃杯轻呡了一口美酒道。


 “皇上所言极是。”帝寻天轻笑了声看着朱月清问道:“我听说南漠四省的行政者是朱家的人?”


  朱月清一愣,点了点头:“没错,那是我大哥朱月明。”


 “那便没事了,还请朱大人替我转告您大哥一声。”帝寻天冷笑一声看了看一脸不解的林羽继续道:“朱家真是好手段,朝廷赋税朱家整整升到三倍,你朱家不愧是商人世家。”


 “陛下,这...这是绝对没有事情,我..我...”朱月清惊恐的说道,就连舞女和殿内一众大臣将领的目光都被他的声音吸引过来了。


 “没有?!”帝寻天一掌拍碎了眼前的桌子站起身来怒喝道:“南漠根本没有叛党,有的是一群即将饿死的灾民和鱼肉百姓的昏官!”


 “帝寻天!你好生无礼,皇上诚意为你设宴接风洗尘,你却在宴上大吼大叫还砸烂酒桌,你是何居心?!”朱月清一旁的大臣站起身指着帝寻天怒斥道。


 “皇上为我设宴是一回事儿,他们朱家所作所为又是一回事。”帝寻天看着脸色差到极致的林羽继续道:“末将此番前去南漠,见到的不是凶悍的叛党,而是堆积成山的森森白骨和即将饿死的灾民!”

7楼
2018-10-17 02:28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你这是诬陷!”朱月清激动的声调都变了。


 “你还敢狡辩?!”帝寻天本来打算回来将这件事告诉林羽的,可没想到朱家竟然有人当上了税部主管,朱家是什么?那是一堆商人,让商人来治理国家?传出去岂不是令人耻笑。


 “帝寻天!这是皇宫!你想干什么?!”数名大臣指着想要拔刀的帝寻天怒斥道。


 “帝叔叔。”林羽强忍着自己的怒火,心平气和道:“想必帝叔叔在南漠戈壁呆的时间久了,有些乏味,或者是当地官员怠慢了帝叔叔,叔叔心中不满,朕也理解。”


  帝寻天松开了握着裂天刀的手冷声道:“皇上的意思是我在诬陷他们朱家?”


 “诶,帝叔叔这是何意。”林羽走下雀椅走到帝寻天的身前道:“今日本应是帝叔叔加官进爵之日,莫要为了此事伤了朝野内的和气不是?”


 “皇上,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帝寻天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朱月清身前道:“抱歉,朱大人,可能这件事情上有些误会,还望您别见意。”


 “没关系,帝将军。”朱月清此时吓的浑身冷汗:“想必是帝将军在南漠听信了逆党之言才会作此举动,这不怪你。”朱月清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诸位爱卿,今天也不早了,宴会就先散了吧。”林羽看了摆了摆手,那些舞女和酒侍(给别人端酒倒酒的侍卫)也都快速退下了。


 “帝叔叔,您随我来,朕有些事要与您独谈。”说罢,林羽便慢步走出了大殿,周围的近卫也都悉数离场,那些大臣和将领们也都离开了。


 “帝将军,当心点。”陆山从帝寻天身边经过时细声道。


 “知道了。”帝寻天跟着林羽朝后院书房走去。



【衔接第四章】

【更文时间:2018.10.17】

8楼
2018-10-17 02:28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第五章:利与恒(下)


  帝寻天跟随林羽和他的近卫来到后院。


 “你们先下去吧,朕要和帝叔叔谈些事情。”林羽摆了摆手,示意近卫们离开。


 “遵命。”近卫们答应一声便排队守在了后院口。


 “帝叔叔,请。”说罢,林羽率先一步迈进了书房。


  帝寻天跟随林羽来到书房,此时的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书房的烛光随风摇曳。


 “帝叔叔,您是不是还在生朱家的气?”林羽坐下后看着面无表情的帝寻天问道。


 “与其让商人执掌政权,倒不如让小丑管理国家。”帝寻天毫不客气的说道,话中的讽刺没有丝毫掩饰。


 “帝叔叔,请坐。”林羽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帝寻天坐下。


  帝寻天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到了林羽对面,在私底下按照辈分来讲他是林羽的叔叔,林羽是他的侄子,帝寻天自然不需要有太多拘谨。


 “帝叔叔可知道近些年北境的事情?”林羽问道。


 “末将略知一二。”帝寻天含颚道:“中原十二国这三年来频频扰我疆土,试图争夺黑晶山脉,但一直没有得手,所以他们已经组成了一个暂时的联盟,准备集十二国之力围攻我大漠帝国。”


 “帝叔叔,您说的很对。”林羽笑了笑道:“可近些年,年年都有战乱,加之天灾,大漠帝国国库几乎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


  帝寻天瞪大了双眼,他自然明白这样的下场是什么。


 “不过我想到了一个缓兵之计。”林羽咳嗽一声道:“大漠帝国境内有钱的,数得着的也就是朱家,我用官位换取军费,待帝叔叔将北境战事平息后,我便找机会将朝野内的朱家人全部换掉,将他们手中的权利架空。”


 “皇上。”帝寻天眯着眼睛道:“既然您心中已经有了计划,那便好,就是可怜了黎民百姓,要受着战乱之苦。”


 “有得必有失,若不将北境的战事平息,那么大漠帝国永远得不得安宁。”林羽沉思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朱家近些年来敛财有些过分了,他们以为我看不出他们的算盘,以为我不敢动他们朱家,哼,等北境战事平息,有他们朱家好看的。”


 “既然皇上您主意已定,又让末将来这书房作何?”帝寻天问道。


 “我想让帝叔叔明日便起身带领您的亲卫前往黑晶要塞,前去平定北境战事。”林羽想了想冷声道:“还有,这次你将北境事情处理完之后,将朱家解决掉,我不便露面处理他们。”


 “末将明白了。”帝寻天拱了拱手问道:“皇上还有其他吩咐吗?”


 “没有了。”说完,林羽从抽屉里拿出一块雕刻着数十只老虎头的黑色令牌说道:“帝叔叔,这是您三年前去南漠平叛时交付于我虎将令,今日我便交还于你。”


 “谢皇上。”帝寻天接过虎将令站起身问道:“若朱家在末将平定北境战事时突然起兵造反怎么办?”


 “不,他们才不会。”林羽伸了个懒腰道:“别看他们朱家官位不少不小,手里却无私兵,我给的官位不过是纸上画的饼罢了,他们朱家能调动的,也不过是南洋舰队而已,就凭朱家南洋舰队800余人也能谋反?”


 “既然这样,末将告退。”帝寻天行了个礼便准备离开。


 “帝叔叔,好生照顾婶婶,她可是很牵挂您呐。”林羽站起身笑着说道。


 “劳烦皇上操心,告辞。”说完,帝寻天便动身离开了后院书房。


  看着帝寻天离开的背影,林羽嘴角微微翘起,轻声自语道:“帝寻天呐帝寻天,你又何尝不是拿着一张画着饼的纸呢?”



 “帝将军!您没事吧。”帝寻天一出皇宫,他麾下的将领便围了上来。


 “你们怎么不回去?”帝寻天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的。”陆山向前一步说道:“我们担心皇上对您....”


 “胡闹!”帝寻天打断了陆山的话,看了看周围,见没有其他人在这附近后低声道:“劳烦各位担心了,我没什么事儿,各位都回家探望一下家眷,明日清晨我们便出发前往黑晶要塞。”


 “末将领命!”众将领答应一声便都散了,帝寻天也踏上了那条回家的路。



  帝府(又称北虎府),是在皇宫北面的一座府邸,占地面积颇大,这是大漠帝国历代守望者的府邸,帝府虽大,但家丁却没有多少,用帝寻天祖爷爷的话来说:战士是打仗保护国家的,不是站在门口当雕像让人看的。


  帝寻天看着帝府熟悉的大门和两侧的护卫(也是帝府唯一的俩护卫)心中升起一丝说不出的味道,帝寻天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来到了帝府门口。


 “站住!此处禁止闲杂人等入内!”两名护卫异口同声道。


 “怎么?三年不见,你们就把我这主人给忘了?”帝寻天笑骂道:“阿旺,阿福,看看我是谁。”


 “帝......帝将军!”阿福看清帝寻天的样貌后惊讶的说道。


  一旁的阿旺也惊喜道:“您可算是回来了!帝将军。”


 “嘘。”帝寻天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轻声问道:“夫人在府中吗?”


 “夫人早听闻您回来的消息了,从今日早晨便在府中等您了。”阿福摸了摸后脑勺傻笑道:“帝将军,您这次回来停留几天呐?三年前您还没有教完我武功呢。”


 “改日再教你们这俩臭小子。”帝寻天笑骂一声便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帝府里。



  帝府书房内,只见一名身材高挑,身穿紫色彩云绸的女子站在书桌前,望着窗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名女子身材平庸无奇,面庞清秀,留着一头宛如星河般的紫色长发,宝石般闪亮的紫色双眸中通露出浓浓的期待,这位女子便是帝寻天的妻子,紫云。

9楼
2018-10-18 04:08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青竹_ 楼主
7 工业时代史蒂夫
帖子:44

“夫人,天色已晚,该就寝了。”丫鬟在门口毕恭毕敬的说道。


 “难道寻天他今晚留在皇宫了?”紫云的声音甚是清脆。


 “这...奴婢不知。”丫鬟如实回答道。


 “你先下去吧。”紫云虽然在说话,但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窗外。


 “是,夫人,奴婢告退。”说完,丫鬟便关上房门朝自己就寝的地方走去。


  丫鬟刚到帝府操练场(平时用来操练的地方,很大很空旷,多为前园)便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从远处走过来,丫鬟赶忙拔出腰间的匕首埋伏在附近的前堂门门后。


  在帝府就三个男子,俩是阿旺和阿福,还有一个就是帝寻天,看着那么高的块头,肯定不是阿旺和阿福,而且天色这么晚了,帝寻天说不定留在皇宫过夜了,那么这个黑影就是刺客。


  想到这里,丫鬟握紧手里的匕首,听着愈发响亮的脚步声,丫鬟猛的将匕首刺向她预算的地方,正是那道黑影的脖颈处,这帝府里的人可不是等闲之辈,一出手便要取对方性命。


  咔嚓一声,丫鬟的手和脖子直接被黑影死死的掐住了,慌忙之下,丫鬟想要大喊,却由于被掐着脖子怎么也喊不出来。


 “青青?你疯了?”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青青激动的想说话却开不了口。


 “嘘,别说话,我准备给夫人一个惊喜。”帝寻天松开了青青的脖子,要不是帝寻天即时收手,刚刚的青青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就被帝寻天给掐断脖颈了。


 “帝将军,真的是您。”青青边咳嗽边激动的说道:“夫人在书房等了您好久呢。”


 “行了,你回去睡觉吧。”帝寻天小声说道:“别惊扰其他人。”


 “是,帝将军。”青青还故意模仿着帝寻天轻声说话,说完就连青青自己都笑了。


 “这丫头,三年没见还是这么调皮,看你以后怎么找婆家。”看着一蹦一跳的青青帝寻天笑骂了一声便径直走向书房。


【衔接第五章】

【更文时间:2018.10.18】

10楼
2018-10-18 04:09
回复

初夏时的轻吻,竟成我此生的回忆。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回帖  用QQ帐号登录
剩余2000个字
欢迎加入麦块社区
已奖励您
30经验值3钻石
要继续支持麦块喔
请收下3